咨询热线 400-0829888

公司地址 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

版权所有Copyright©2021 北京品润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28292号-1
技术支持:绿海科技
首页
财税课程
财税讲师
品润动态
开课通知
关于品润

武汉肺炎,为什么会导致全球供应链放缓?

上周,有两条关于大公司的新闻在国内外引发的不少关注,一条新闻是苹果公司对外宣布,由于受到新冠肺炎影响,将会下调2020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预期。

分类: 动态

发布时间: 2021-08-29 15:31:38

标签:

作者:

阅读量: 30

新闻来源:

武汉肺炎,为什么会导致全球供应链放缓?

 

1

 

上周,有两条关于大公司的新闻在国内外引发的不少关注,一条新闻是苹果公司对外宣布,由于受到新冠肺炎影响,将会下调2020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预期。

 

另外一条新闻是《纽约时报》爆出,亚马逊在过去几周内一直在提升库存和联络供应商,以应对疫情可能带来的商品短缺。

 

这两家企业之所以受到关注,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规模大,还因为这两家公司被认为是全球供应链的风向标、晴雨表。他们的表现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,此次疫情对全球经济到底有多大影响!

 

不过,要说中国企业在全球供应链里到底占据什么样的位置,很少有人能说清楚这个问题。

 

因为全球供应链是一个盘根错节、高度复杂,而且还不那么透明的系统。大多数人都搞不懂它的内在布局。这就像盲人摸象一样,你能摸到尾巴,我能摸到脚趾头,但是谁也不知道全貌。

 

恰巧,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关注《经济学人》杂志和品润咨询的线上课程,看到了一些分析架构,这些分析架构虽然也不是“全貌”,但却可以帮我们更精准地理解,中国制造嵌入全球供应链的深度。

 

这两年,我们经常听到,因为中国人力成本越来越高,不少跨国公司都在把供应链从中国向东南亚转移。

 

但事实真的如此么?

 

就拿苹果来举例吧。这几年,苹果的供应商纷纷在印度、巴西建厂投产,去年还有消息说苹果的Airpods生产商要在越南扩建。

 

不过,去年路透社对苹果的供应商做过一个量化分析。他们统计了过去5年苹果公布过的200多个主要供应商、750多个生产地点。结果发现,从2015年到2019年,苹果跟中国制造业的结合其实一直都在深化。

 

2015年,苹果44%的供应商工厂在中国,到了2019年上升到了47.6%。

这里有一张路透社的图表,你看一下就会有个直观感受。

 

2

 

 

在这个过程中,大公司创新的策略发生了一个很重要的转变,那就是他们不再聚焦于发明新技术,而是开始看重怎么能用新技术快速生产出产品。

 

这就催生出了一个新需求,叫做大规模外包——因为只有把产品生产外包出去,速度才能足够快。

 

而中国恰恰成了这层需求的承接者。

 

中国是怎么做到的呢?通过两个步骤:

 

一个是分工,就是把生产流程被拆分得非常细,每个企业的生产都高度专业化,只生产被拆解出来的极为基础的零件,但是能生产得特别快。

 

另一个步骤是,形成网络。虽说一家企业只生产一种零部件,但是企业多了,就把各种零件各个环节都覆盖了,最终这些零件能像拼乐高积木一样被组合起来,形成千奇百怪的产品。

 

所以说,通过高度分工和庞大的网络,中国供应链就满足了大公司创新需要的两个条件:效率和规模。最终形成的局面,就是全球创新的“产业化”。

 

换一句话说:就是在美国创新,在中国生产,在全球销售。

现在,回到我们前面那个问题,为什么跨国公司没能把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出去,反而更依赖中国的供应链?

 

原因就是中国制造的规模和效率,换了其他国家,根本就承接不了。

还是拿苹果来说吧,在富士康的郑州工厂,一天可以生产50万-60万只iPhone,平均一分钟350只以上。而在中国全国,一个月的手机总产能是1.4亿到1.8亿只。

 

这种规模和效率,是其他国家做不到的。

有了这样的产能和效率之后,苹果公司和供应商就可以做到只维持几天的库存,这样能保持强大的自由现金流。这种策略在供应链管理当中,被称为精益库存管理。

 

那么问题就来了,为什么我们一直听说跨国公司想把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出去,而且这话已经说了好几年了,但结果却是对中国的供应链越来越依赖呢?

 

在这里要澄清一下,其实,供应链的确有从中国转移出去的情况。但这种情况主要发生在低端产业。但是与此同时,一些更高端的产业在中国的根却扎得更深了。

 

第一类产品是技术密集度最低的,也就是低端产品。据调查,在2000年的时候,这部分产品在中国出口当中的占比曾经超过1/4,但是到2017年这个比例已经下降到了10%。

 

第二类产品是技术水平处于中下等的,这一类在中国出口中的占比一直比较稳定,在1/4左右。

 

第三类产品是技术水平中上等的。这一类产品从2000年开始稳步提升,到了2015年趋于稳定,现在已经成了中国出口的主力,占比达到了38%。也就是说,在中国出口的产品当中,技术水平中上等的产品超过了1/3。

 

第四类产品是技术密集度最高的高端产品,这一类的占比跟前面第三类一样,也是从2000年开始稳步提升,目前在中国出口中占比1/4左右。这个领域里,中国的出口规模已经和美国、德国旗鼓相当了。

 

所以你看,在过去这二十年,全球供应链的趋势是中国制造在低端产业里占比越来越少,但是在高端产业中的占比越来越高。

 

这背后,一部分原因是中国自己的科技实力越来越强,但是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全球创新在过去这20年时间里实现了“产业化”。

这是什么意思呢?什么是全球创新产业化?

 

在1980年美国推出了一个鼓励小公司创新的《拜杜法案》,大量小公司做出了突破性的技术,然后被大公司购买过来,整合出新的产品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大公司创新的策略发生了一个很重要的转变,那就是他们不再聚焦于发明新技术,而是开始看重怎么能用新技术快速生产出产品。

 

这就催生出了一个新需求,叫做大规模外包——因为只有把产品生产外包出去,速度才能足够快。

而中国恰恰成了这层需求的承接者。

 

好,小结一下。中国制造凭借无可比拟的规模和效率,在过去20年中,越来越深地嵌入到全球创新产业当中。不过,在当前这个特殊时期,这些优势恰恰也成了不能忽略的扰动因素。

《经济学人》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,指出新冠肺炎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,可能会超出很多人的预期。

原因有三个:

第一, 相比起2003年非典暴发的时候,今天全球大型企业跟中国供应链的相互依赖不是一个量级的。在2003年,中国经济贡献了全球GDP的4%,今天,这个数字是16%。

 

第二,全球供应链的发展,让很多跨国企业都采取了和苹果类似的策略:为了节省成本,只维持几周的库存,并且供应商相对集中。

 

第三,还有一些具体的产业由于集中在疫情重灾区,因此会受到较大的冲击。其中格外值得注意的是通信产业。

 

你知道,武汉有“光谷”之称,全球大约1/4的光缆缆线和设备都是在那里生产的,而这些又是5G基站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并且,武汉地区还有全球制造智能手机闪存设备最先进的工厂。因此,5G智能手机的制造生产,在短期内可能要放缓了。

基于这些原因,供应链专家给企业的建议是“抱着最大的希望,但是做最坏的打算”。比如,企业应该成立专门的紧急管理中心、详细盘点供应商和库存、寻找可能的替代供应商,以及应该给自己的客户排一排优先级,考虑一下发生供应短缺的情况,哪些客户要优先供应。

 

在今天的《每日经济》中,我们一起分析了中国制造在全球供应链当中的参与度。

中国制造不可替代的规模和效率,让它成为了全球高科技产业和创新生态中重要的一环。但是,也正因为同样的原因,在特殊时期,我们格外需要关注疫情对于科技产业的影响。

如果你自己就是科技产业的从业者,那么我欢迎你在留言里跟我们分享,此次疫情给你的行业带来的变化,以及你们的应对方式。

3